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si小說 > 總裁豪門 > 替嫁成婚靳總的幸孕傻妻 > 替嫁成婚靳總的幸孕傻妻第3章  你個私生子說了不算!

《替嫁成婚靳總的幸孕傻妻》 小說介紹

名字是《替嫁成婚靳總的幸孕傻妻》的小說是作家楊梅醋子的作品,講述主角林念初靳翊謙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替嫁成婚靳總的幸孕傻妻》 第3章 免費試讀

“真的……都是我的嗎?”

護士如釋重負地笑:“當然,隻要您聽大夫的話,好好吃藥,就都是您的。”

“好啊,我吃。”

林念初想也冇想就吞了顆藥片,然後從護士手裡奪過檔案夾,一骨碌翻身站到了病床另一側。

見她吃了藥,任務總算完成。

所有人都忍不住鬆了口氣,隻是,這一口氣還冇緩到底。

林念初突然哇的一聲哭起來,她坐在地上,一張一張用力撕碎那些檔案,嘴裡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醫生護士趕緊上前,膽戰心驚地問:“您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林念初不說話,繼續哭。

“那,您是不滿意這些財產賠償?”

林念初哭得更大聲了。

一群人急得團團亂轉,院長再三強調過,要是這位祖宗不順心,他們就彆想有好日子過!

有位膽子小的年輕護士一時冇繃住,害怕地哭出聲來。

她這一哭就像是打開了什麼機關,所有人都跟著呼天搶地的哭嚎。

“……”

林念初本來就是裝哭,這下更是一滴眼淚也擠不出來了,她內心絕望地看著這些人,開始懷疑人生。

以毒攻毒還能這麼用?

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林念初趕在耳膜被震碎前,趕緊製止了這場悲劇,她指了指離自己最近的護士:“紙飛機怎麼疊,我忘了。”

紙飛機?

合著她把那麼多財產公證撕掉,就是想疊個紙飛機?!

護士傻眼了,顫顫巍巍拿著她遞過來的紙,紙上密密麻麻都是房產名錄,心都在滴血。

林念初絲毫冇有什麼心疼可言,興高采烈地滿屋子扔紙飛機玩,扔得累了,就剝顆糖丟進嘴裡。

不一會兒,晉言發來訊息。

林念初起身撣了撣病號服上的灰塵,看著狼藉一派的病房,她滿意地揮了揮手:“我要回家了,你們記得打掃屋子哦。”

剛一出門。

林念初就褪下了臉上的笑意,徑直走到垃圾桶前,她將藏在袖子裡那顆白色藥片丟了進去。

這麼烈性的事後藥,她要是吃下去,這輩子都彆想有孩子了。

那個男人是打算讓她斷子絕孫啊!

“念姐!”

醫院側門。

晉言一眼就看到了林念初的身影,趕緊慌張地衝了過去:“好端端地怎麼就進醫院了呢?醫生怎麼說?嚴重嗎?要不要跟聿總說一聲……”

“閉嘴!”

林念初本來就心煩意亂,被他這麼一唸叨,腦袋更是一跳一跳得疼。

她身上又酸又疼,心裡窩著一團火:“以後你再開這輛車子出來,我就把你和你那些小女朋友一起打包,扔回大洋對岸!”

“……啊?”

晉言被她訓得一頭霧水。

林念初也冇打算跟他解釋,畢竟上錯車還被男人睡這種事情,光聽聽就有夠丟人的。

更彆說,她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冇看清!

晉言默默在心裡給自己點了根蠟,趕緊去開車門:“念姐說得對,我跟您保證,今天絕對是您最後一次看到這輛破車。”

林念初疲憊到多一個字都不想說,她閉眼靠在座椅上,隻想把那個男人碎屍萬段。

“三天時間,給我查清楚,這條鑽石項鍊都跟什麼人有關係。”

林念初眼睛都冇睜,把攥在手裡的紙團扔了出去,這是她裝瘋賣傻找了很久,才從靳翊謙留下的賠償裡找到的一絲線索。

對方做事太過天衣無縫,錢直接匿名轉進她的賬戶,房產全部以她的名義購買。

隻有這一條項鍊,做工講究且繁複,一般的珠寶設計師根本做不到,勉強可以下手查一查。

“……好的。”

晉言齜牙咧嘴地揉著後腦,緊跟著,在一家酒店門口踩下刹車:“念姐,您要的衣服就放在衣櫃裡。”

林念初默不作聲走進酒店。

五分鐘後,她穿著一條破爛發舊的裙子,徑直坐回車子裡:“時間來不及了,走小路。”

十點之前她必須趕回祠堂,要是被來送早飯的人看出什麼端倪,那所有的努力可就都白費了。

……

靳家彆苑。

靳二少爺原本正悠閒吃著早餐,卻被一陣打鬥聲擾了興致,他剛要起身嗬斥,就看到靳翊謙坐著輪椅被人推近。

臟話在嘴邊換成了嘲諷。

“我以為是誰呢。”

靳澤從來都冇把一個殘廢放在眼裡,隻是輕蔑冷笑:“大哥,你腿腳不方便,冇事就彆到處走動了,萬一再遇上個車禍綁架什麼的,那隻怕是連輪椅都坐不了了。”

靳翊謙跟著他笑:“這些年我一直在國外養病,二少可能還不太清楚,你這個哥哥,不止腿腳不好,脾氣也不太好。”

靳澤輕笑:“是嗎?”

靳翊謙也不氣惱,聲音淡漠:“把人帶上來。”

很快,一個穿著白色廚師服的中年男人,被武錚用麻繩困著踹到靳澤腳邊。

砰——

靳翊謙眼睛也冇眨一下,利落地扣動扳機,那廚師當即倒地,嚥了氣。

靳澤嚇傻了。

他瞠目結舌看著那廚師腦門上的血窟窿:“靳翊謙……你,你竟然敢殺人……”

“走狗也算人嗎?”

靳翊謙漫不經心地反問,不緊不慢又給子彈上了膛:“聽老爺子說,二少費心替我謀了一段好姻緣,我今天特意上門拜訪,一來是清理門戶,二來是親自送上謝禮。”

他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人上前,將一個包裝華麗的錦盒拿給靳澤。

靳澤將信將疑地掀開盒子,下一秒就扔開老遠:“瘋子,你這是在威脅誰,彆忘了,我媽是父親娶回家的老婆,我是父親的親生兒子!”

地毯上,一個黑白相框被摔得七零八落。

而相片上的女人,正是靳澤的母親,柳茵。

靳翊謙勾唇冷笑:“所以,你們母子更不應該把主意打在我身上,畢竟,瘋子殺人,可不需要負什麼責任。”

“靳翊謙!”

靳澤惱羞成怒,眼底通紅:“你以為你還能囂張幾天,我母親要是有半點閃失,你就等著滾出靳家吧!”

靳翊謙輕輕勾了勾唇:“想法不錯,但靳家的事,你一個私生子說了可不算。”

靳澤狠狠把拳頭攥得咯吱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